诸城市良工机械有限公司
易菇网
省级分站
分类网
  • 2018第三届全国羊肚菌大会圆满落幕
  • 2018第二届中国·纳雍野生菌大会
  • 中国菌物学会2018年学术年会
  • 易菇图书商城
  • 当前位置: 首页 » 动态 » 名人名企 » 正文

    王立松:地衣王国痴心汉


    【发布日期】:2018-07-02  【来源】:科技日报
    【核心提示】: 最近,王立松又有了新发现。他和同事在赴西藏考察时,收集到几号鉴定困难的标本。经最新确认,它们是石鳞衣科家族的3个新种。日前,这项成果发表在国际真菌学期刊《真菌学通讯》上。
     
      在高山大河间行走,是王立松38年来工作的常态。这位中国科学院昆明植物研究所研究员的行囊曾装过数万号标本,足迹遍及我国西南横断山区近80%的区域。
      最近,王立松又有了新发现。他和同事在赴西藏考察时,收集到几号鉴定困难的标本。经最新确认,它们是石鳞衣科家族的3个新种。日前,这项成果发表在国际真菌学期刊《真菌学通讯》上。
      高原的风霜和无情的紫外线,在他瘦削的脸上留下了痕迹。看到这个饱经沧桑的汉子,有人猜他是司机,还有人看他身穿冲锋衣、背着大大小小的包,猜他是“驴友”。
      但在国际上说起地衣研究,却怎么都绕不开这位“驴友”,许多地衣新种都是以他的名字命名的。
      高中毕业即入行 虽是业界翘楚却后悔没读博
      初见王立松,许多人都会被他带进神奇、迷人而又长期被人误解甚或忽视的地衣世界。
      “地衣不是植物,虽然我在植物研究所工作。”王立松说,他已记不得澄清过多少次。
      王立松解释说,地衣是共生菌和共生藻之间稳定而又互惠共生的生物复合体,传统定义曾把它看作真菌与藻类共生的特殊低等植物。目前,全球已知的地衣约有1.3万至2万种。上世纪80年代,为了尽早参加工作,他高中毕业后就来到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当学工,“说白了就是打杂的”。当时,他被分配到研究真菌和苔藓的隐花植物组,跟随我国著名真菌学家臧穆做标本采集和整理工作。
      年轻的王立松对工作很是上心,加上踏实肯干、头脑灵活,很快就摸到了整理标本的门道。研究所里老先生们给他布置的工作,他很快就能完成;即使是整理一些未作标记的标本,经过自学他也能整理得清清楚楚。臧穆觉得这个年轻人是个可造之才,就把他送进南京师范大学吴继农教授门下学习地衣。就在这个被人忽视甚至误解的学科,王立松着了迷,一头钻进去,再不愿出来。
      随后,他又到泰国、韩国、日本、美国以及芬兰游学;在韩国顺天大学获得硕士学位,接触到了全球最顶尖的地衣专家,学到了这个小众学科最新的知识,也掌握了最前沿的研究方法。
      说起那段经历,王立松获得感满满,但也有深深的悔意。其实不管是在泰国王子大学,还是在韩国顺天大学,那时很多学界同行都十分看好他。“那时,只要耐下性子读个三五年,便可完成硕士到博士的研修过程。”但急性子的他嫌过程太漫长,每次都着急回国,就没念成博士。
      38年扎根小众领域 急脾气专家遇上“慢性子”地衣
      地衣生长缓慢,平均年生长不足1厘米。即使长得最快的松萝,每年也只能长2厘米左右。长得最慢的地衣是生长在高海拔地区的地图衣,每年仅长0.2毫米。虽然长得慢,但地衣很“长寿”。
      在王立松看来,他采集到的地衣不是一种无声的存在,而是历史的见证者。“有的地衣生长了上千年,它们记录了这世间的沧海桑田。”王立松边说边看身边的地衣标本。
      对地衣,他有着超乎寻常的感情,记录它们早已成为王立松的使命。
      十年前,在入藏途中,王立松曾拍到一棵挂满梅衣科金丝带地衣的大树。金丝带是中国横断山区特有的物种,极为罕见。但他最近一次再去探访时,那棵大树已经倒了,这张照片也成了“绝版”。说起此事时,他的脸上划过一丝无奈。
      与地衣为伴,有苦也有乐。“你知道吗?地衣还能监测城市污染呢!”说起地衣的本领,他像是在夸自己的孩子。
      “我们很难在空气质量差的城市看到地衣。”王立松说,地衣没有根、茎、叶,相较高等植物它对环境的变化更为敏感。
      “地衣能吸收重金属,同时对二氧化硫、氟等污染物也很敏感。一旦周围环境被污染,地衣能迅速作出反应甚至死亡。”王立松介绍,通过分析地衣体内的污染物及其含量,就可对周围环境进行定量监测。
      虽然地衣研究略显小众,但因它出众的实用价值,王立松愿把一生献给这个“王国”。
      坚守野外考察一线 创建团队抢救未知物种
      在王立松的恩师臧穆、吴继农先生的那个时代,国内对地衣的研究还未深入。进一步的积累和研究的工作,落在了王立松这一代学者身上。
      我国西南横断山区独特的地理环境,给了王立松最好的研究条件。云南也是我国地衣物种最丰富的地区之一,中国已知约1800至2000种地衣,一半以上分布在这里。
      风餐露宿、日晒雨淋,对王立松而言,已是家常便饭。他甚至数次经历与死神擦肩而过的车祸,也在猝不及防中一次次被蚂蝗、胡蜂等毒虫叮咬。不过,艰苦的环境也磨炼了他的意志。
      38年间,王立松采集了近6万号标本,拍摄了3万幅图片,发现新种36个,完成DNA分子材料8266份,摸清了近2千种地衣的来龙去脉,明确了中国横断山区地衣多样性及生物地理研究方向。他所发表的大量论文和专著,为澄清中国地衣物种资源的组成及分布、提升中国地衣研究在国际上的学术地位作出了突出贡献。
      目前,他正在构建我国最大的地衣生物资源数据库。这个数据库将囊括数万幅地衣野外生态图片和微观图片、DNA分子数据和多种采集数据。“这些工作,说起来简单,但需要很长时间的积累,也需要知识储备。”王立松说,已采集的标本和数据信息中,还有92%是未知的,这需要几代人去做。
      为中国地衣学科发展培养后备人才,是王立松要完成的另一项任务。他培养在读硕士研究生4名,联合培养硕士研究生6名,与昆明植物研究所其他项目组联合培养博士研究生3名。今天的王立松再不是“独行侠”。王欣宇、刘栋、石海霞……他们既是团队的新成员,也是王立松的优秀弟子。王立松说,有了团队,步子可以走得更快些。
      但他还是有很多隐忧。由于人类对自然环境的改变、干扰,许多地衣物种都还没研究透,就已经在地球上消失了,地衣已成为极其脆弱的一类生物资源。然而,目前还没有一种地衣被列入《中国植物红皮书》,国内的保护区也极少有地衣资源的本底数据,地衣保护和基础研究工作已到了火烧眉毛的地步。“我们要加快步伐,与时间赛跑。”王立松说。
     
    关键词: 王立松 真菌 地衣
     
    [ 动态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动态
    点击排行
     

    最新专题

     
    易菇网
    产品检索: A B C D E F G H I J K L M N O P Q R S T U V W X Y Z
    中国菌物学会单位会员  中国食用菌协会理事单位会员  深圳市互联网技术应用协会单位会员  深圳市电子商务协会单位会员  |官方微博  
    运营单位经营资质  中国农业百强网站证书  双软认证证书  软件著作权证书   出版物经营许可证号:新出发书刊字第司字OV-060号  食品经营许可证号:JY14201180010720
    Copyright 2010-2018 EMUSHROOM.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09220136号 Processed in 1,532,164,321.285 second(s), 18 queries, Memory 2.36 M

    粤公网安备 4403040200121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