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城市良工机械有限公司
易菇网
省级分站
分类网
  • 装袋机
  • 当前位置: 首页 » 动态 » 名人名企 » 正文

    中国菌物学会天麻产业分会致周铉先生吊唁词


    【发布日期】:2023-01-20  【来源】:中国菌物学会天麻产业分会
    【核心提示】:今天我们怀着无比沉重的心情,深切缅怀周铉先生,寄托我们的哀思。

    天麻届各位同仁朋友们:

    今天我们怀着无比沉重的心情,深切缅怀周铉先生,寄托我们的哀思。

    周铉先生系中国菌物学会天麻产业分会名誉会长,九三学社社员,中科院昆明植物研究所副研究员。周铉先生长期从事植物种类和植物形态研究工作,是我国著名天麻专家,被誉为“中国天麻有性繁殖法的创始人”,50 多年来,他在天麻的世界里默默耕耘,极致钻研,淡薄名利。1926年5月,周铉先生出生于河南新郑。他少时家道殷实,书香世家。小时候在读了不少四书五经。小升初时,日军到了河南。1938年为挡住日本兵,国民政府炸开黄河,花园口决口,他的家乡成了河防前哨。他离开家,到开封念高中。河南全部被日本侵略者占领后,他就跟着学校跑到了陕西宝鸡并考取宝鸡国立西北农专,在兰州读了一年书后又考取金陵大学森林系、上海复旦大学、同济大学的生物系。入学之后,得了鼻窦炎,到医院就医,不见好转。就休学回家,到第二年暑假,又复学到同济。后来就在同济大学毕业留校。院系调整的时候到了华东师范大学。从小就在书房里遨游的他,喜欢诗词歌赋,写得一手好文章,文科成绩很优秀,但他更喜欢理科的研究探索。“不为博取功名,只因为在探索和研究中能找到乐趣。”

    1956年冬天,全国招考第一届研究生,在西南师范学院教书的周铉先生,考取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成为中科吴征镒院士第一个研究生。1960年,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昆明分所成立,周铉先生便带着母亲和妻儿随恩师来到昆明。

    上世纪50年代,云南小草坝天麻的高品质已享誉全国,各地天麻采购商纷至沓来。但小草坝野生天麻产量极为有限。由于过度采挖,彝良小草坝野生天麻产量已呈逐年下降趋势。面对全国药材市场对小草坝天麻的火爆需求,云南省药材公司求助吴征镒院士,希望吴院士协助公司开展天麻繁殖研究。为探寻天麻的生长之秘,1966年,时年40岁的周铉先生,带着恩师的重托,抛下年迈的母亲、妻子和三个十几岁的孩子,只身从昆明进入彝良小草坝原始森林,开始了他的天麻研究之路。

    在小草坝,周铉先生一呆就是13年。凭借着深厚的生物学功底,13年时间里,周铉先生在小草坝天麻基地,与当地山民融为一体,以忘我的探索精神,在小草坝的原始森林里采集野生菌源作母本,依托天麻种子,开展天麻无性、有性繁殖实验和研究,其间,他有3年没有回家。有一次,周铉先生一个人背着背篓,要到当地一个燕子洞收取燕子肥做天麻肥料,在丛林里,遇到金钱豹,命悬一线,幸亏来了几个进山打猎的苗族同胞,豹子见又有人来了,才转身离去。

    多年的坚守,无数次失败,无论严冬酷暑,他都坚持不懈观察、试验,直到1968年,周铉先生才第一次在苗床上看到自种天麻的影子。

    1970年,周铉先生的实验基地摸清天麻的生长规律,揭示了天麻的生活史,成功培育出供给天麻种子萌发营养的外源营养源——萌发菌和天麻成长所需营养源——蜜环菌,人工繁殖的天麻终于普遍成长,而且己经达到了连片态势。在中国乃至世界上,改写了天麻只能野生不能种植的历史。他因此也被称为“中国天麻有性繁殖法的创始人”“南天麻之父”。

    天麻的有性繁殖虽获得成功,但如何预防病虫害、实现种植高产高效等一系列问题还等着周铉先生探索研究。为实现全年不间断观察记录,后来的5个春节,他都选择和他的“天麻家人”一起度过。1975年的春节,接连大雪,饿坏了当地的鼹鼠。它们发现了基地里接近成熟的天麻,便开始窃食。守在天麻基地旁边的周铉先生,看见自己精心培育呵护的宝贝被鼹鼠一口口咬食,一下气恼起来,他忘记了自己有短暂性脑贫血病症,拎起一根竹棍便开始追打鼹鼠,追出几百米后,不小心摔倒,脚踝骨折,昏倒在了试验基地旁。被路过的工人发现后,他才捡回一条命。

    后来周铉先生被接回昆明养伤。可没过多久,固定骨折的护板还没拆,杵着拐杖,他又返回了朝天马。

    虽然珍惜这份成果,但周铉先生并未将其据为己有,而是挡住各种诱惑,毫无保留地推广介绍给当地群众、有关单位。

    天麻有性繁殖的研究成功了,可要让对天麻几乎有崇拜情结的村民人工种植天麻却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何扭转村民的思想观念,又成了摆在周铉先生面前的一大难题。他进村入户,苦口婆心给村民讲解,不仅邀请村民们来基地参观,免费将天麻种子发放给村民,还手把手教他们种植。为让周边的村民相信天麻是可以种植的,除了带动户的示范拉动,颇有文艺才华的他还编写了一首通俗易懂的《种天麻花花歌》:“天麻花花是个宝,种好天麻少不了。天麻花花小又轻,单凭肉眼看不清。树林遭火发天麻,细查根源就是它。发芽花花土中埋,四年五年出土来。花花发芽吃菌丝,靠吃菌丝一辈子。认识自然为改造,大家快把花花找。”他还跑到彝良县政府打字室,自己花钱打印了200多份,一一发放到村民手上……经过多方努力,种植户才渐渐多了起来。

    1979年,昭通天麻的人工种植终于走上正轨,周铉先生才回到昆明,担任研究所形态组的主任。然而,回昆明后的周铉先生每年仍花大量时间往昭通跑,在他心里,昭通就是家了。

    1986年,还有两年就可以评研究员职称的周铉,不顾同事和家人的反对,顶着副研究员的职称,坚决退休了。退休之后,不再担任研究所形态组主任职务,但他天麻研究的工作并没有结束。为了更广泛地推广,他开始到全国各地传授天麻人工种植技术。尽管身体不太好,只要有人邀请,他都会免费去做讲座、做示范、教人种植。多年来,他跑遍了全国除西藏和台湾之外的所有野生天麻产区,全国野生天麻的分布,包括栽培的情况,他都了若指掌。同时,他静下心来,梳理多年研究成果。

    1987年,他与人合作出版专著《天麻形态学》;1988年,由他主持完成的《中国天麻属植物的综合研究》获云南省科技进步三等奖;2002年他获云南省政府特殊津贴;在受聘担任企业天麻生产技术顾问期间,他又撰写了《乌天麻仿野生栽培》一书。期间他还著有《天麻生活史》《国产天麻属植物的整理》《乌天麻仿野生栽培》等。2012年11月13日,首届全国天麻会议在湖北宜昌举行,周铉先生被中国菌物学会授予“中国天麻研究终生成就奖”。

    他最牵挂的仍是他呆了13年的小草坝。他说:“如果我身体好,以后每年都要到彝良一个月,我的梦想是把彝良天麻年产值做到50至100亿元。”

    为表彰周铉先生对当地天麻产业的贡献,2014年,彝良县授予周铉先生“彝良县荣誉市民”称号,并打破传统,请雕塑家给健在的周铉先生塑了一尊像。2016年,彝良县天麻博物馆开馆,周弦先生的半身铜像屹立在最显著位置。

    多年来,周铉先生的事迹先后多次被新华社、《民主与科学》杂志等各级各类媒体广泛报道,2018年又被中国科学院拍成视频作为“一所一人一事”的典型加以宣传,2019年12月获得中国九三楷模,2020年1月获得云南九三楷模。

    天麻届的各位同仁以及关心天麻产业发展的各位朋友们,斯人乘风去,此情无绝期!周铉先生走了,但其精神长在,风范永存,是我们永远学习的榜样。他一丝不苟、严谨治学的科研精神,他数十年如一日,淡薄名利,艰苦朴素的风格,他心装百姓,舍小家顾大家的优秀品德,他不辞辛苦、甘于奉献的牺牲品格,激励着我们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征程上更加努力,我们将继承他的遗志,完成他未尽事业,以告慰周铉先生在天之灵!

    不辞辛劳风范长存彪万世,甘于奉献精神永在炳千秋。

    中国菌物学会天麻产业分会沉痛哀悼

    2023年1月18日

     
    关键词: 周铉 吊唁词 天麻
     
    [ 动态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动态
    点击排行
     

    最新专题

     
    易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