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菇网
省级分站
分类网
  • 易菇图书商城
  • 当前位置: 首页 » 技术 » 蕈菌文化 » 正文

    带白蘑菇回家


    【发布日期】:2012-03-13  【来源】:毕淑敏
    【核心提示】:  妈妈爱吃蘑菇。  到青海出差,在幽兰的天穹与黛绿的草原之间,见到点点闪烁的白星。  那不是星星,是草原上的白蘑菇。 
      妈妈爱吃蘑菇

      到青海出差,在幽兰的天穹与黛绿的草原之间,见到点点闪烁的白星。

      那不是星星,是草原上的白蘑菇。

      从鸟岛返回的途中,我买了一袋白蘑菇,预备两天后坐火车带回北京。回到宾馆,铺下一张报纸,将蘑菇一柄柄小伞朝天,摆在地毯上,一如它们生长在草原时的模样。小姐进来整理卫生,细细的眉头皱了起来。我忙说,我要把它们带回去送给妈妈。小姐就暖暖地笑了,说你必须把蘑菇翻个身,让菌根朝上,不然蘑菇会烂的。草原上的白蘑菇最难保存。

      听了小姐的话,我让白蘑菇趴在地上,好像晒太阳的小胖孩儿,温润而圆滑地裸露在空气中。

      上火车的日子到了。小姐帮我找来一只小纸箱,用剪刀戳了许多梅花形小洞,把白蘑菇妥妥地安放进去。原先的报纸上印了一排排圆环,好像淡淡的墨色的图章。我吓了一跳,说,是不是白蘑菇腐坏了?小姐说,别怕。新鲜的白蘑菇的汁液就是黑色的。

      进了卧铺车厢,我小心翼翼地把纸箱塞在床下。对面一位青海大汉说,箱子上通了这么多的洞,想必带的是活物了。小鸡,小鸭?怎么听不见叫?天气太热,可别憋死了。

      我说,我带的是草原上的白蘑菇,送给妈妈。

      他轻轻地重复,哦,妈妈……好像这个词语对他已十分陌生。半晌后才接着说,你这样的带法,到不了兰州,蘑菇就得烂成污水。

      我大惊失色说,那可怎么办?

      他说,你在卧铺下面铺开几张纸,把蘑菇晾开,保持通风。

      我依法处置,摆了一床底的蘑菇。每日数次拨弄,好像育秧的老农。蘑菇们平安地穿兰州,越宝鸡,抵西安,直逼郑州……不了中原一带,酷热无比,车厢内闷热如桑拿浴池,令人窒息。青海汉子不放心地蹲下检查,突然叫道:快想办法!蘑菇表面已生出白膜,再捂下去,就不能吃了!

      在蒸笼般的火车里,你还有什么办法可想?我束手无策。

      大汉二话不说,把我的白蘑菇重新装进浑身是洞的纸箱。我说,这不更糟了?他并不解释,三下五除二,把卧铺小茶几上的水杯、食品拢成一堆,对周围的人说:烦请各位把自家的东西,拿到别处去放,腾出这个小桌,来放小箱子。箱里装的是咱青海湖的白蘑菇,她要带回北京给妈妈。我们把窗户打开让风不停地灌进箱子,蘑菇就坏不了。大家帮帮忙,我们都有妈妈。

      人们无声地把面包、咸鸭蛋和可乐瓶子端开,为我腾出洁净的桌面。

      风呼啸着。郑州的风、安阳的风、石家庄的风……穿箱而过。白蘑菇黑色的血液,渐渐蒸发了,烘成干燥的标本。

      青海大汉坐在窗口迎风的一面,疾风把他的头发卷得乱如蒿草。无数灰屑敷在他铁棠色的脸上,犹如漫天抛洒的芝麻。若不是为了这一箱蘑菇,玻璃窗原不必开得这么大。我几次歉意地说同他换换位子,他一摆手说,草原上的风比这还大。

      终于到了北京。我拎起蘑菇箱子同车友们告别,对大家说,我代表自己和妈妈谢谢你们!

      大家说你快回家去看妈妈吧。

      由于路上蒸发了水分,白蘑菇比以前轻了许多。我走得很快,就要出站台的时候,青海汉子追上我,说:有一件很要紧的事,忘记同你交代——白蘑菇炖鸡最鲜。

      妈妈喝着鸡汤说,青海的白蘑菇味道真鲜!
     
     
    [ 技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技术
    点击排行
     

    最新专题

     
    易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