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菇网
省级分站
分类网
  • 装袋机
  • 当前位置: 首页 » 动态 » 产业动态 » 正文

    疯狂的松茸


    【发布日期】:2022-08-02  【来源】:云南网
    【核心提示】:云南松茸产量占全国30%以上,其中“松茸之乡”香格里拉的产量占云南65%以上。每年7—8月是集中采集和售卖松茸的时节。短短一个多月黄金时间里,能聚集上万客商争相加入到香格里拉松茸的交易行列中。

    云南松茸产量占全国30%以上,其中“松茸之乡”香格里拉的产量占云南65%以上。每年7—8月是集中采集和售卖松茸的时节。短短一个多月黄金时间里,能聚集上万客商争相加入到香格里拉松茸的交易行列中。许多客商每天凌晨出动,为的是能抢到第一手“鲜货”;有的客商为了争夺第一货源,豪掷千金包下数千亩山林。但如今,卖松茸的人越来越多,松茸产量却在逐渐下滑。香格里拉松茸还会火多久?如何让松茸变为永久性的财富?

    香格里拉

    连续30年的松茸出口冠军

    有着“万菌之王”美称的松茸,是野生菌中的珍品。盛夏的香格里拉市建塘镇吉迪村,处处飘着松茸香。

    香格里拉松茸,每一朵都是来自原始森林的自然馈赠。香格里拉年自然生长量高达1000吨以上,采集量达500至900吨,成为当之无愧的中国“松茸之乡”。云南松茸产量占全国的30%以上,其中香格里拉的产量又占云南的65%以上。国内野生松茸分布,除香格里拉外,还包括川西产区、延吉长白山产区和西藏产区。四大产区中,又属香格里拉最为出名。平均海拔3459米的香格里拉,属于松茸的顶级产区,是连续30年的松茸出口冠军。据官方统计,截至目前香格里拉野生松茸被采摘的历史已长达36年,松茸已成为迪庆州最主要的出口产品。

    至少持续一个月的松茸季,将在8月中旬进入丰产期。松茸破土要五六年,成熟后48小时就开始衰老,留给人们的赏味期限短之又短,丰产期每天都有大批新鲜松茸从香格里拉运出。最近几年,香格里拉卖松茸的人越来越多,用客商们的话说:“香格里拉松茸,已到了疯狂的地步。短短1个多月时间,就能聚集上万客商争相加入到交易中。”

    独克宗古城附近,有一个香格里拉野生菌(松茸)交易市场。每年7至8月,这里都是当地最热闹的地方,全国各地的松茸商家汇聚于此。

    由于具有极强的时效性,松茸的产量严格按“天”计算,天气极大地影响着采集。而且,经营松茸的“大部队”也是陆陆续续从四面八方赶来,影响行情的未知因素太多。

    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播出之后,松茸为更多国人熟知,人气倍增,价格更是一飞冲天。“最高端的食材,往往只需要最简单的烹饪方式。”当年的一句经典台词,让松茸成了菌子界的明星,再随着电商的加持,松茸更是成了人们争相品尝的山里珍馐。

    大超市里有切成片状、包装精美的松茸出售,零售价上千元一盒。据说,偏爱松茸的日本主要从中国进口松茸,一朵上好的松茸在日本可以卖到700元人民币左右。

    凭借松茸优产区头衔,香格里拉一直是业界领头羊,也是国内最早形成新鲜松茸全链条式交易的成熟市场。品质好、供应链畅通发达、渠道分销力度大,促使香格里拉松茸踏上“王者之路”。因为松茸,建塘镇吉迪村也成了众多商家必争之地,全村年均松茸产量可达300至400吨,香格里拉地区的大部分松茸都从这个小山村走向全国、走向国外。

    市场火爆

    凌晨就出动抢第一手“鲜货”

    住在近山处的许多村民,在松茸的营养价值和诱人的香气加持下,收获了幸福的财富。一朵新鲜松茸从大山深处到交易中心,中间的过程坎坷而复杂。首先,村民每天凌晨就要摸黑上山,一般在住所周边沿线逐一采集松茸,这个过程通常要持续到中午。14时左右,上山收购源头货的一级商家会准时出现在村口,把村民的劳动成果统统收去;16时至17时,位于县城的松茸交易中心开始慢慢热闹起来,二、三级商贩纷纷拥入,讨价还价、拿货拣货;21时许开始,市场内都是分装、打包的景象,一派繁忙,持续到凌晨;次日9时左右,部分商贩返回交易中心仓库,对待售松茸进行最后处理,随后由快递公司统一运走。

    天未亮,身已动。这个季节的香格里拉,还有这样一群人:每天凌晨出动,从四面八方赶来,手持电筒,不为别的,就为能抢到第一手“鲜货”。“每年有1万多人到香格里拉来做松茸生意。”有客商表示,这还不包括未到现场、通过其他方式从香格里拉进货的商贩。

    吉迪村是产松茸的核心地段,这里也成了许多客商蹲点的地方。吉迪村委会副主任洛桑春批,是个年轻的大学生村官,他会趁此机会推荐吉迪村,他希望以松茸为媒介,振兴当地乡村。

    昆明旭日丰华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姚远,眼里布满血丝,一脸疲惫。这几天,姚远带领公司团队一直在吉迪村附近转悠,希望能采购到如意的松茸。据了解,姚远投入大量资金,包下了当地6000亩的松茸主产区林地,打造了一种新型的松茸“保育扩繁模式”。

    国家食用菌产业技术体系岗位科学家、云南省农业科学院食用菌产业技术创新团队首席科学家赵永昌说:“松茸与其他野生食用菌一样是可再生的生物资源,只要我们做好保护、合理利用,是可以造福千秋万代的。”

    抢“鲜”上桌

    24小时内可到达国内主要城市

    楚雄、大理、丽江和香格里拉等地都有孕育松茸的自然条件,只不过更靠北边的香格里拉积温更低,对于松茸的生长更有利,所以香格里拉松茸营养成分和口感也就更胜一筹。香格里拉松茸,价格并不便宜,但在同类品质的松茸中,性价比一定是很高的。

    松茸作为菇中珍品,营养价值高,但出山难、保鲜期短,运输保障至关重要。如何抢“鲜”——让“娇贵”的松茸快速出滇送达国内外食客的餐桌是一个问题

    2020年起,云南顺丰在昆明长水机场针对华东、华南两个松茸核心流向区域同时投入两架全货机,让云南松茸搭乘顺丰专机销往国内外;香格里拉机场、丽江机场也储备了充足的航班,搭建了覆盖全国的松茸空运网络;针对不同的天气情况,启用了长水机场2000多平方米的冷库,可存放40吨松茸。此外,云南区整个松茸季投入冷链专属运输车辆日均150多个车次。

    云南顺丰服务松茸寄递9年来,专注物流、冷运资源投入,助力云南松茸产业全环节物流。根据2021年8月5日顺丰航空迪庆→昆明→深圳全货机航线开通后的速度,雪域高原优质松茸在24小时以内,即可通过空运快速到达全国60余个主要城市,48小时覆盖全国200多个城市,极大地提升了松茸运输的时效性,保障了松茸的品质。

    随着松茸的知名度越来越高,市面上的松茸鱼龙混杂,价格差距也很大。是否来自香格里拉、是否开伞、品质是否严选,普通人很难辨别,但入口的瞬间,香气、细腻程度、新鲜度,都会高下立见。

    香格里拉市祥和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和卫东,做了多年松茸生意,他手中积累了不少客户,每到松茸季便订单不断。但产量不定、运输保鲜要求高、供需变化频繁等导致价格极不稳定。用和卫东的话说,有时候一个早上收购价就要变好几回,更不要说各处的零售价了。“好多客户提前预订,越好的松茸越容易卖,12厘米以上的精品货常常是早早地就发出去了。就算是本地人在本地市场购买,也很难买到好的松茸,除非有渠道或认识菌商。”和卫东说。

    无序采集

    产量和品质逐年下降

    上万人、1个月、数百吨松茸,这就是香格里拉松茸疯狂的具体体现。尽管采集、贩卖松茸仍是一个原始而分散的行业,但由于终端需求日益火爆,这朵小小的松茸已将相隔数千公里的人们的生活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每朵松茸,至少走过3段路:被发现、被分级、被定价。现在的情况是:一方面,不守采集规矩、日益紧张的供求关系,导致香格里拉松茸被不断掏空,产量明显下滑;另一方面,近年来各种商业力量卷入,也在持续改变松茸这桩最原始的顶级味觉买卖。特别是新零售渠道不断冲击传统分销模式,极力压缩着新鲜松茸的传统供应链。

    业界普遍将村民交给一级商贩的松茸称为“统货”,即不管品质、形态,后者会按统一的打包价直接买断村民当天采集的松茸,再按品相、品质进行分拣。随后,各级商贩会根据规格,对“统货”进行分级。每个级别还将分为“普货”“精选”和“精品”。“普货”一般是指达到标准的长度,但品相、是否爆皮开伞等都不作要求。但“精品”就要求形态肥壮、未开伞、色泽好。

    香格里拉松茸交易市场,目前已拥有100多个商铺,交易面积的扩容加剧了松茸市场的竞争。香格里拉松茸主产地的吉迪村,最近也办起了自己的松茸交易市场,吸引着全国各地客商纷至沓来。姚远是广东人,如今已经安家昆明,踏踏实实经营着菌业生意。他作为一级商,主要做的是松茸出口贸易。据介绍,由于松茸“日产量”极不稳定,因此收购价格天天波动,且因层层分销环节太多,松茸交易根本不存在什么“市场水温”。即便像他这样的资深人士,在今天也无法预判明天的行情走势。

    据迪庆州人民政府相关文件显示,近年来,迪庆州部分地区无序采集松茸童茸和开伞松茸,严重影响了松茸的保育促繁,导致松茸资源遭受不同程度的破坏,松茸产量和质量呈逐年下降的趋势。

    在松茸产区走访发现,很多群众和收购商都知道,采摘、收购尚未成熟的童茸不好,会影响松茸产量和质量,收入也会降低。但这一局面无法得到更好的改变。从事松茸收购10余年的一个客商坦言,未来松茸还能吃多久,价格会涨到多高?这是个难以回答的问题。

    松茸还会火多久?赵永昌说,这个问题需从两方面考虑。

    首先,由于受到价格和味道的影响,松茸不可能像香菇一样成为一种“大众菇”,它的市场消费群体十分有限。而且,由于香格里拉的松茸在同品类中是最贵的,也是名气最大的,所以一些人便将其他产区的松茸,一并拉到香格里拉来售卖。随着这些“冒牌货”数量越来越多,消费者对其好感度也会逐渐下降,届时,要想发展新的销售对象就会难上加难。

    其次,由于松茸无法实现人工种植,只能靠人工采集野生的,所以对采收行为的严格监管将直接决定未来还有没有松茸可以卖。可是,在市场需求的带动下,对松茸实行“禁采期”明显行不通。而且,松茸不是野山参,如果一段时间内停止了市场供应,那么它的热度也会急剧下降,届时即便松茸的数量恢复了,也很难再有如今的火爆状态。

    赵永昌认为,松茸或将上演最后的“疯狂”。他说,近年来,由于环境恶化和大规模掠夺式采集,松茸资源逐渐枯竭。正因如此,松茸价格越来越高,也导致一线采摘时,受利益驱使,村民不分大小,一网打尽、连根拔除。但其实,在采收松茸时,完全可以用剪刀贴着地面剪断,这样松茸留下的根系还可以继续生长。

    加强保护

    开创保育扩繁“吉迪模式”

    如何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发展理念,如何让松茸变为永久性的财富?加强香格里拉松茸产业发展引领,加强松茸资源保护和管理,强化资源保护的思想认知,提升香格里拉松茸品牌形象,扩大国内国际知名度,助力乡村振兴,推动“松茸之乡”建设显得尤为重要。

    中国食用菌协会副会长、云南省食用菌产业发展研究院院长孙达锋表示,迪庆州是全省乃至全国最大的松茸产区,未来,松茸产业发展前景广阔,但保护是前提,珍惜、保护有限的资源,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

    “松茸主产区山多人少,产菌林地封不住、守不住。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我,近20年来,我每年都来香格里拉,关注着松茸的变化。时至今日,松茸可持续发展已是非解决不可的问题。迪庆州人民政府已发出通告,禁止采集销售5厘米以下童茸和开伞松茸,松茸资源的保护迈出了重要的一步。”赵永昌说。

    为加强松茸资源保护与管理,推动迪庆“松茸之乡”建设,近日,迪庆州人民政府发布《关于禁止采集、出售、收购、运输松茸童茸和开伞松茸的通告》,公告显示:迪庆全州范围内禁止采集、出售、收购、运输松茸童茸和开伞松茸。

    7月21日,吉迪村义思村民小组联合香格里拉市旭润臻茸生物科技有限公司、香格里拉市祥和食品有限责任公司和云南省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与种质资源研究所,启动“一村一所二企”联合打造吉迪村新型包山保育扩繁的“吉迪模式”。

    洛桑春批说,保育扩繁的“吉迪模式”,顾名思义包括两个部分:第一保育,确保松茸的可持续发展,不会减产甚至绝产;第二扩繁,提高产量提高品质。希望通过政府、企业、科研机构和村民多方共同努力,大家一步一个脚印奔小康,让吉迪松茸、香格里拉松茸乃至整个松茸产业树叶常青。

    姚远说,开创保育扩繁的“吉迪模式”,主要目的是进一步拓宽吉迪村的松茸销售渠道,提高吉迪松茸的美誉度和知名度,同时以“松茸”这一天赋之礼为媒介,让更多的人走进香格里拉,观赏雪山草甸湖泊,感受丰富的民俗文化,助推当地乡村振兴。

     
    关键词: 松茸
     
    [ 动态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动态
    点击排行
     

    最新专题

     
    易菇网